肉耽高H浪受

天灵峰与地灵峰,是整个天河宗两座被化为禁-区的山峰,严禁任何弟子进入两座山峰千丈范围内,因为这两座山峰上,分别住着宗门内唯一的符道宗师和炼丹师。 两峰之间宽阔的梯田上,种满了各种药材,绿意盎然,花香满地。 一间简陋木屋,伫立在药田中间。 一道瘦小身影正在药田内忙碌着、清除杂草。 这是个身材瘦弱,脸上有着浓郁暗青色病态的少女。 一道身影、脚踏竹叶状飞行法器、从地灵峰上空歪歪斜斜地飞来。 药田内忙碌的娇小身影直起腰来稍事歇息,正好看见那道朝着自己踉跄飞来的身影。 “哥哥,哥哥……你哪里弄来这飞行法器啊?” 娇小身影兴奋地跳跃起来,朝着空中身影不断挥手。 竹叶状法器缓缓落地,夏寅含笑将法器收入储物袋,随即大步走向这道娇小身影,一把抱住连续转了几圈。 少女被哥哥抱着转圈,布满暗青色的脸上露出了发自肺腑的笑意,紧紧搂住哥哥脖子。 “悠悠,哥终于获得参加五大宗门试炼名额了!” 在自己妹妹面前,在人前不苟言笑的夏寅终于将自己最为真实一面展露出来。 刚刚还笑容满面的悠悠,却浑身一震,脸上笑容消失不见。 “哥哥,我不是叫你别去参加什么五大宗门试炼吗?太危险了,悠悠不想让你冒险!” 夏寅停止转圈,将悠悠放下来,轻抚妹妹枯黄的头发:“说什么傻话,哥哥这么些年来一切努力,不都是为了治好你身上阴寒之症吗?只要能在禁地找到噬阴草,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,我也要杀进去!” “可是参加试炼都是各大宗门天骄弟子……哥哥修为才……” “傻丫头,哥哥不会有事,而且一定会带回噬阴草,让吴大师炼制烈阳丹,让你的病好转!” 夏寅轻抚悠悠枯黄如草的头发,眼中露出了一抹凶狠光芒:“为了悠悠,没人能够阻挡我的去路!” 悠悠还想开口说话,却只见一道身影自地灵峰上激射而来,转眼落在二人身侧。 “小子,你竟然获得了五大宗门试炼资格?” 来者是个邋里邋遢的胖老头,浑身油腻,眼睛细小成一条缝,肥萝卜状手指大力地在鼻孔内抽-插抠挖。 然而夏寅一见此人,却瞬间面色恭敬起来:“没有大师您帮忙炼丹,我就算是参加试炼带回噬阴草,也没办法遏制住悠悠阴寒之症,还得多谢吴大师帮忙!” “哼,少给老夫来这套,老夫之所以帮你,也是为了自己,整个天河宗,唯有你小子种植灵药让老夫满意,这么些年来,你给老夫种植灵药,老夫给你烈阳丹遏制你妹妹体内阴寒,也算是各取所需,不用言谢!” 夏寅微微摇头:“比起前辈这么些年赏赐的烈阳丹,弟子这点小小贡献不值一提,前辈大恩,弟子铭记于心!” 老者一翻白眼:“铭记于心有个屁用,你只要别忘了答应老夫之事,从禁地带回那几种灵药就行了!” 说话的同时,老者依依不舍地从鼻孔内拔出手指,伸进兜里掏摸半天,终于拿出一瓶丹药,丢给夏寅:“这是玉霖丸,就当你给老夫寻找灵药的报酬吧!” 夏寅接过丹药,深深朝吴大师一拜:“多谢前辈!” 玉霖丸这种疗伤圣药,在宗门内即使是那些筑基修士都很难获得,只有金丹期修士才有资格拥有。 这位炼丹大师看似一副生人勿近的怪脾气,然而对自己兄妹二人,其实还是非常照顾,这么些年要不是有吴大师赠与烈阳丹,悠悠早被阴寒之症夺去生命了! 当然,这一切都离不开自己努力! 老者也不理会夏寅,径直化为一道青光朝地灵峰激射而去,空中传来一句话。 “五大宗门试炼,需要一个月时间,这片灵药老夫会抽空照顾,这笔账等你回来再慢慢算!” 夏寅不禁露出一抹苦笑。 这位前辈,明明是在帮助自己,却每次弄得像是一场交易。 当然,在整个天河宗,也只有自己才这么幸运,其他人就没这待遇了! 哪怕是掌教左云龙想要求吴大师办事,也必须付出足够代价。 这位吴大师可是号称“吴拔毛”,做生意从不吃亏的主啊…… 回过神来,夏寅对悠悠说道:“时间很紧,我得先给灵药浇水施肥,然后要开始修炼了!” 说话的同时,夏寅已经开始双手不停地结印,随即向天一指…… 一股清风袭来,两个人头顶低空开始凝聚一片片乌云。 凝云化雨决。 片刻后,淅淅沥沥的小雨就从天而降,落在一片片药田中。 这一片黑云,占据了一亩方圆面积,这已经是夏寅施展凝云化雨决的极限范围了,而且云层凝聚时间只能持续半刻。 快步走出雨水覆盖范围之后,夏寅停步在另一片药田中间,再次施展凝云化雨决,凝聚云层、继而化雨…… 半个时辰后,在夏寅不断施展凝云化雨决之下,所有药田都浇了一遍雨水。 这半个时辰,夏寅法力早就透支了好几遍,精神力更是严重透支,然而却被他以极大毅力撑过去了。 这种榨干法力精神力的举动,已经持续了整整十四年,让夏寅意志变得更加坚不可摧,而且这样做还有个好处,能锻炼精神力。 虽然天生精神力就比寻常人强大一些,然而夏寅精神力能够达到炼制低阶符箓的要求,最大原因还是这种每日咬牙坚持,通过透支法力精神力,不断地淬炼。 盘膝端坐在药田中间,夏寅开始打坐恢复。 悠悠从兜里掏出一块棉布,轻轻擦拭着夏寅脸上和额头的汗水,看向哥哥的眼神充满痛惜。 这么多年来,哥哥如此拼命做事、修炼,都是为了治好自己阴寒之症啊! 两个时辰后,精神力和法力恢复了大半。 夏寅站起身来,又开始快速结印,食指朝地面虚空一点…… 一缕缕烟雾状地气,从地底深处被抽取出来,将一片药田笼罩。 地气决,抽取地底深处的地气,滋养灵药,这也是每日必须不间断的施肥举措。 和凝云化雨决一样,地气术施法之后也有时间限制,只不过时间稍长一些,能坚持整整一刻。 而且地气决的施展,耗费法力精神力比凝云化雨决要少得多。 走出烟雾状地气笼罩范围,夏寅再次施法结印,抽取地气,又是一片灵药被蒙蒙地气笼罩…… 半个时辰,施肥完成。 虽然地气术耗费较小,然而法力只恢复了大半的夏寅,还是再次将身体掏空…… 这种自虐式方法,也只有夏寅这种毅力超绝的人才能够坚持。 以前吴大师招来照看药田的杂役,没人能够承受这种痛苦,所以总是有大半药田内灵药枯死,让吴大师暴跳如雷…… 而夏寅,则是唯一一个能够持续施展凝云化雨决和地气决、将这些药田照顾周全之人,这也是夏寅能够在无数杂役中脱颖而出,受到吴大师重视的原因。 停止施法后,夏寅累得几乎虚脱,身形踉跄地走向兄妹二人栖身的木屋,推门而入。 木屋内陈设简陋,除了挂在木板墙上一把长剑之外,就只是一张方桌、两张床和角落处锅瓢碗盏,便是全部家当了。 这一次,夏寅并没有用打坐修炼来恢复法力和精神力,而是努力控制摇摇欲坠的身体,将桌上朱砂符笔准备好,拿出一大叠空白符纸,开始练习画符。 因为身体透支严重,此时的夏寅感觉手中符笔似乎有千钧重,然而脸上表情却一片平静,自然而然地进入到了画符状态,同时心头默默运转低阶草木决,缓缓恢复法力和精神力。 这十四年时间,除了吃饭睡觉,夏寅都是这样度过,绝不浪费哪怕一瞬间功夫。 若是在平日,除了为大片药田施肥浇水之外,还得去给天灵峰大长老打扫房间,收拾画符之后的一些垃圾。 和吴大师的邋遢截然相反,大长老天生洁癖,自己却整日沉浸在符道修炼之中,需要一个手脚麻利之人每天清扫整顿。 当初大长老就是看中了夏寅手脚麻利,才厚着脸皮和吴大师要人,让夏寅除了为吴大师种植灵药之外,还给大长老清扫房间,整理一些低阶符箓符纸等杂事。 也就是这种机缘,加上自身努力,这十四年来、夏寅打下了无比坚实的符道基础…… 数百张低级符箓画好之后,精神力法力也都完全恢复。 夏寅将各种低阶符箓分类整理,放在床头大箱子里面,只留下了数十张“破障符”。 箱子里已经堆满各种低阶符箓,不下十万张,这是十四年坚持练习的成果。 收拾停当之后,夏寅从木板墙上将那把长剑摘下来,目光瞬间变得温柔,和看向悠悠时一模一样。 缓缓将长剑拔出鞘,夏寅指尖在剑刃上轻轻拂过,嘴里喃喃自语道:“老伙计,陪伴我这么些年,也该是你出力的时候了!” 这是一把普通长剑,是初入宗门时夏寅亲自锻打而成,连下品法器都算不上,然而却陪伴了夏寅整整十四年。 左手握剑,夏寅右手从桌上拿起一张符箓,符箓上画着一道弯曲符文,透着丝丝凌厉气息。 破障符,蕴含一缕金之杀伐锐气。 这种符箓因为其犀利特性,在修仙界中非常有名。 低阶破障符,因为蕴含的金之杀伐锐气少得可怜,几乎没有任何威力。 而中阶破障符,却能够破开筑基修士护体光罩,威力之大,远远胜过极品法器,甚至能够比肩下品灵器。 而高阶破障符就更恐怖了,据说能够秒杀金丹期修士! 只不过破障符却不是那么好炼制的,即使像大长老这样的符道宗师,也只能炼制出少量高阶破障符,而且成功率低得可怜。 而夏寅这种刚刚踏入符道门槛的菜鸟,只能勉强炼制出低阶破障符,成功率更是惨不忍睹! 整整十四年时间,夏寅炼制成功的低阶破障符,也只有一千张左右……

声明:本站不提供任何形式的影视视频、BT种子、磁链等下载资源,本文内容图片均来自网友投稿、收集、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,谢谢!—www.wxds123.com